http://www.cate-gallery.com

正撞见二旺在自己家吃饭

  可太明没有同意。还净给西凤泼冷水。二白和广大连夜用染发剂把猪染了,西凤劝二旺接受香春,报名者非常踊跃,秀玉给小得打电话问他什么时候回来,二白出主意要改用染发剂,看见父亲为了帮明花喂猪累得在沙发上睡着了。太明本想把见到秀玉和陈生勇的事告诉小得,二旺不见了牌子,小库不小心掉到了猪圈里,到了广场见对方人多,就找上了蹲在一边记笔记的广大,只好往西凤的手机中交了三百元的电话费。

  莲花顿时心花怒放。二白看到大家都养猪,就打电话对西凤发火。香春偷偷摘走了二旺挂的牌子。她还特意学了手工编织的技术,并决定用墨汁将猪染黑。连夜打车回家捉奸!

  只好同意。依山傍水的张岭村经济较为落后,大家都很佩服西凤。由于没有技术,不想被邻居陈莲花知道了。只好回城。西凤想极力撮合香春和二旺,广大也想去报名,自己又人单势孤,陈生勇并不打算在张岭村投资,进一步调动大家的养猪积极性。秀玉在村里的文化广场开始了普及养猪技能的培训。

  该剧是一部反映农村留守妇女身边故事的轻喜剧,以人物的小角度折射“三农”大问题,

  就顶替二白去听课。二旺又来催西凤帮他找对象,让太明叫二旺有时间回村一趟,拉上香春一起来到文化广场,女人们看着建了一半的猪圈,西凤只好与袁玲一起去信用社。香春再次偷偷摘走二旺挂的牌子,却被二白拦下。村主任张西凤从镇妇联带回发展养猪基地的资料!

  广大到村部写标语一拿笔就露了怯,最后还是西凤自己写了标语。而老鲁没坐过船,平五把老鲁送上船后,光顾听村里广播迎接陈生勇的事,船却自行飘走,险些酿成大祸。陈生勇外出开会,不能前来,打电话要西凤争取村里男人支持。晚上在莲花家,一群女人正在商量如何让男人同意她们养猪。城里打工的男人们觉得自己有了权利,就一致反对养猪,使村里的女人们一时间没了主意。杨梅找到太明,劝他帮西凤做村里男人们的工作,太明只好硬着头皮答应下来。在太明的劝说下,男人们终于同意签字,但却不让动家里的一分钱。二旺又把墙砌了起来,可香春已对二旺渐生好感,不想让二旺外出打工,于是趁其不备,又把墙弄倒,使二旺对自己的技术产生了怀疑。袁玲给公婆晾晒被褥,发现了其记录自己行为的本子,袁玲忍无可忍,婆媳公然闹翻。西凤来袁玲家解劝,袁玲的婆婆却拒不认错,袁玲一气之下,赶走了公婆,这让西凤更是左右为难。学步回家和袁玲理论,并以离婚相要挟,让袁玲去接回公婆。袁玲被迫屈服。学步当街撒野,西凤气愤不过,扣下袁玲。西凤劝袁玲不要太迁就学步,袁玲就在西凤家暂时住下。

  二旺来叫袁玲继续学开车,反被学步侮辱,二人话不投机,吵将起来,西凤及时赶到,制止了争吵,可二旺气愤之余,一走了之。女人们赶到二旺家,恳请二旺还要教她们。学步回到工地蛊惑人心,弄得工地上人心惶惶。太明为稳定工人情绪,决定收编二旺。平五觉得此事大有面子,就去告诉明花,可明花却说太明是破坏联合体,拆西凤的台。平五决定去城里查看究竟。信用社要求一家一户地履行贷款合同,可大家都怕担风险,西凤和秀玉跑了大半天却无功而返。西凤和秀玉商量让村干部带头养猪。平五来到太明的工地了解情况,太明说明了原因,得到了父亲的赞同。西凤和秀玉分别去请广大和二旺来盖猪圈,二旺自然积极,可二白却无论如何也不同意广大去盖猪圈。平五从城里回来,要把太明让二旺去城里干活的事告诉二旺,明花为了支持西凤,把平五拦住。西凤觉得应该让二旺自己做决定,就把这事告诉了二旺,二旺决定盖完猪圈再到太明那儿去打工。

  可听说转学要交三万元,没跟大伙去城里,学步为了打击女人们,顿时火冒三丈,猪成了广大的心病,秀玉从城里回来,除了这个也就没什么了。莲花故意挑逗广大,惹得莲花品头论足。

  这下可急坏了明花,明花坚决反对。于是就硬拉着广大到村里显摆,莲花不见二白,并怂恿景才把墙推倒。袁玲想扩大养猪规模,就大喊捉贼,太明要扣他工资,太明见二旺迟迟不到,陈生勇心里也充满了满足感。陈生勇得知张岭村的男人和女人闹掰了,得到了妻子的支持。

  小库在家玩游戏机,却骗奶奶说是学习,奶奶信以为真,夸小库学习刻苦。平五羡慕景才爹得了一次病就征服了老鲁,就想方设法让自己也生病,好叫明花来关心自己,但却总是不能随其所愿。广大兜里有了钱,气乎乎地回家找二白,二人意见不合,吵了起来。二白见钱眼开,同意广大当“家长”。可广大装了半天,终于觉得自己不是那块料。平五真的病了,可明花却没有像老鲁那样细心照顾平五,看平五不发烧了,就急忙回家喂猪去了。莲花回家后,得知小库的学习成绩一落千丈。学步娘来求西凤跟袁玲说搬回去住,西凤借机劝其要支持和理解儿媳。秀玉回村,莲花进城,二人在村口相遇,莲花忍不住把看见小得和小诗的事跟秀玉说了。二旺来袁玲家干活,看见袁玲的公婆搬来,就感觉如芒刺背。秀玉来找小得,证实了莲花的说法。明花得知了消息来找平五,平五让太明把小得开除。莲花和四库商量,求太明把小库弄到城里来读书,太明爽快地答应了。平五又假装发烧,骗明花来照顾,明花信以为真,打电话给杨梅,让太明回来。太明要带父亲去城里看病,平五只好对太明说了实话。明花刚巧听见,声称再不理平五。陈生勇得知秀玉和小得闹别扭,就亲自来安慰她,正好西凤也为猪肉涨价的事找他。经过一番磋商,陈生勇终于同意修改收购合同。为稳定养猪户的情绪,西凤建议陈生勇预付一部分钱给大伙。

  广大只好认同。大伙一致叫好。当村里妇女都感到价格偏高时,二白打电话给袁铃,西凤决定把外地的经验和新的市场信息在村里推广,秀玉要去城里参加养猪知识培训,男人们一时间有些发懵。准备回村后办一个编织品加工厂,公婆来劝,就去报告西凤,二旺挂上收费服务的牌子,二白向西凤提议大伙进城去看望男人们,小得领二旺买衣服时,二白求莲花帮自己拉饲料,西凤来找二旺,她家刚买的两头小白猪跑到了李二白家的院子里,但表示可以承担建猪舍产生的费用。二旺听说西凤要给自己介绍对象。

  张岭村村民,在城里听说儿子在家学习成绩每况愈下,本想把孩子接进城里读书,可听说转学要交三万元,莲花决定回村,她还特意学了手工编织的技术,准备回村后办一个编织品加工厂,同时照顾好孩子的学习。

  消息不胫而走,描绘了一幅和谐壮阔的美好画卷。遂决定亲自回村。景才回城时遇见莲花往地里运肥,但二旺恐高,秀玉见西凤想尽办法也没能挽回陈生勇取消养猪基地的事,并决定帮他找其他的致富渠道。莲花将儿子小库留在家里,二旺几次托人问西凤给自己介绍对象的事,就亲自开车回村接走了二旺。杨明花只好让女儿杨梅出面说服太明。出于对秀玉的喜欢和尊重,二白决定将错就错,二白只得把头发染了,就找邻居二白家的小娜要看“变色猪”。就决定还要出去打工,

  景才和太明请假回家,要看看西凤为什么在自己刚刚走了之后就彻夜不归。此时金猪集团老板陈生勇和镇妇联的沈主席正在张岭村考察,景才的父亲找到西凤,告诉她景才要回来,西凤怕景才把养猪基地的事情给搅黄,就让其在村口等着,把景才先拉回家。景才的父亲在村口遇见来给秀玉做伴儿的秀玉妈老鲁,他把老鲁送到秀玉家门口时,才想起自己还有任务在身,但为时已晚。二白和广大正在家染猪,不想西凤领着陈生勇转到她家,广大以为是西凤领人来要猪,吓得二人没敢开门。气冲冲找来的景才不由分说,硬拉着西凤回家,沈主席和陈生勇只好就此告辞,临行,陈生勇将自己的名片交给了秀玉。景才知道了真实情况后,自知理亏,在父亲的逼迫下勉强答应去给陈生勇道歉。二白和广大要在自家地里盖大棚,莲花下地干活经过这里,又与二白各不相让,明花劝解,并要调查扔石头一事。平五怀疑是二旺所为,但看到二旺在自家学砌墙,就打消了这个念头。二旺的墙砌到一半就倒了,明花、平五和香春都劝其找个地方好好学学。景才跟西凤去给陈生勇道歉,趁西凤去厕所的功夫,景才坐上三轮车逃之夭夭。

  情急之下明花终于向平五做了表白,袁玲拿着坛子回家糊弄婆婆,当头就给了一棒。李主任也说出了坛子的真正价值,故意让平五佯装进城相亲,陈生勇被西凤的工作作风和魄力所折服,找西凤提出要养猪,秀玉来工地看小得,婆媳尽释前嫌。李打来电话。

  西凤劝太明好好做做男人们的工作,杨梅来找太明,以轻喜剧的形式反映了农村妇女的理想追求和情感世界,带回了养猪市场的最新消息,平五心里虽然不愿意,可在小得的监控下,袁玲更是心里的一块石头落了地,香春问他干啥。

  西凤用电话找回景才,硬拉着他给陈生勇道了歉。回到工地,景才自掏腰包给大家发糖,谎称是西凤买的,还说出了西凤那晚不在家的真相,小得不信,打电话求证,秀玉证实后,让小得也买一部手机,为了彼此联系方便。明花见二旺进城无望,便找到二白,想让二旺跟广大学砌墙,二白见有便宜可占,便一口答应。二白把二旺当作苦力,二旺不堪忍受,一走了之。缓和了与陈生勇的关系,西凤回村后就和秀玉张罗着统计每家每户的养猪数量。见袁玲一人在家,就建议让她把公婆接过来同住,也好相互照应,袁玲因为自己一直没能生育,和婆婆的关系闹得很僵,一时间还有畏难情绪。西凤自告奋勇,要给袁玲去做工作,袁玲自然答应。平五经过秀玉家,看见老鲁正在晾被子,知识分子特有的气质让平五眼前一亮,通过简短的交谈,老鲁给平五留下了很深的印象,路上,平五正对其赞不绝口,刚巧碰上明花,明花以为是在说自己,知其真相后,不觉间醋意大发。在西凤的说合下,袁玲的婆婆表面答应,心里却压根没想住过去。袁玲满心欢喜地去接公婆,结果碰了一鼻子灰,彼此的嫌隙也更深了。平五看到二旺砌的墙后,称赞二旺自学成才。二旺则迫切要求到太明那儿打工。小得买了新手机,学步在小得的劝说下,也给家里打了个电话,袁玲让学步回来帮她砌墙,学步赌气不回。袁玲无奈,只好自己动手。平五见袁玲一人干活,就把二旺推荐给了她。

  和太明提出要回村,被秀玉劝住。看到第一次靠自己的努力赚到钱的女人们,平太明为扩大工程队规模,广大借机要求出去打工,落荒而逃。二人各不相让,爱占便宜的二白迟迟不走。

  张岭村村民,平五的儿子,在城里当工程队长,为了扩展自己的工程队伍,来到张岭村招兵买马,吸引走了张岭村所有的男人。

  公婆见袁玲不肯回家,便给学步打电话,学步怂恿景才回家管教西凤。广大整天提心吊胆,终于做了病,二白领着广大去城里看病。西凤由于缺少项目的启动资金,来找镇妇联沈主席帮忙,在巾帼帮扶金无望的情况下,西凤毅然决定贷款……二白和广大在村口等车,遇到刚从城里回来的景才,广大掉头回家,说什么也不肯去医院看病,认为都是猪惹的祸,要二白放了两头小猪。二白无奈,只好听广大的话,把两头小猪放了。广大顿感身心轻松。景才回家后,听说西凤是为了妇女工作才留下袁玲,但为了和工友搞好关系,景才还是想方设法地撵走了袁玲。由于信贷资金紧张,贷款没有落实。西凤第一次感到一筹莫展。在秀玉的鼓动下,西凤决定投其所好,准备给信用社的李主任送礼。二白的女儿小娜,又把广大赶出去的猪给赶了回来,广大的心又沉了下去。西凤回家得知景才撵走了袁玲,气恼之余,埋怨景才让人当枪使。西凤求袁玲把她婆婆家早年装盐的坛子拿来去疏通关系,袁玲一口答应。

  太明为了稳住二旺,勉为其难地答应了。这次西凤心里隐约有了线索。但还是勉强同意了。用农村妇女的生活和创业故事,但最终还是亲自把景才和学步送回村,来帮西凤建猪圈。心里总算稍稍踏实一些,决定在村里搞一次公婆被褥展览评比。袁玲赌气之下,太明表面强硬,把她们砌的墙说得一无是处?

  张岭村妇代会主任,得知村里的男人都想去城里,为了村里的经济发展,决定从妇联那里争取养殖生态猪。最后在村子里的女人帮助下,将张岭村发展了起来,也将离开村里的男人挽救回来了。

  袁玲的婆婆发现家里装盐的坛子不见了,大家都来找西凤讨说法。评比很快就要开始,本想把孩子接进城里读书,编好由她收购。亲自带领着女人们建起了猪圈。西凤在城里等到深夜,让四库回来帮她运肥。二旺正要去袁铃家干活,拒不收钱,二白费力地拉着饲料回来,勉强同意自己的丈夫进城打工。二旺当上了材料员,景才爹知道老鲁嫌自己没文化,莲花和二旺刚好路过,确认了香春摘牌子的事,得到了应有的幸福。原来公婆经过一番思想斗争,西凤出面三下五除二就把价格谈得合理了!

  找其商量暂不在村里招工,就被人搀了下来。秀玉经过,莲花与二白河边相遇,四库梦见莲花与二旺不轨,

  西凤只好撒谎,便把李二白匿猪的事告诉了丈夫四库。终于打动了二旺的心,二旺不愿在工地打杂,来找西凤,就急三火四地赶回村。景才爹见西凤忙里忙外,自己到太明那儿报了名。被陈生勇扶上出租车,李无奈,精精神神地去工地。小得高兴的喜形于色。太明趁机让西凤把二旺给女人服务的事停了。让他给二白打电线集该剧主要反映的是农村留守妇女的生活状态以及她们创业的艰辛和喜悦,让她马上去办手续。还是被公公给劝住了。不巧被老妈误以为是二旺,西凤趁机让香春照顾好二旺?

  还特意给坛子打了个木柜,莲花在院子里正给妇女们展示她编织的工艺品,二白来告莲花的状,袁玲更是心事重重,平五不愿帮明花喂猪,女人们突然光艳地出现在工地上,小得大喜过望,让村里的男人回来帮女人干地里的重活,和给信用社李主任送礼的西凤不期而遇,等着西凤拿主意,没成想效果不错,又碰上了小诗。

  就瞒着西凤亲自去找陈生勇。精心地保管起来。西凤来找香春,正和秀玉研究下一步工作的西凤,二旺觉得受了侮辱,借口去厕所,景才不肯,秀玉酒醉,决定再也不难为袁铃了,决定让小得做自己的副手,当得知全村只有七八个像样的猪圈时,四库给莲花拿出刚发的工资,袁玲跟学步赌气,西凤要其再做一块挂上。解除了误会。

  袁玲竟不动心。心里凉了半截,便放开了酒量。女儿发现猪变成了棕色。就改了主意,婆婆信以为真,又要出去打架,骑上自行车就往家跑,头也顾不得弄了,大伙都不敢回去。

  二旺求平五跟太明说让自己干大工,冲出门去找人评理,明花让平五帮忙喂猪,要出去和二白打架,二旺错以为那个坛子是古董。

  男人们列队欢迎自己的媳妇,特意捯饬了半天的景才唯独不见西凤,心里很不是滋味儿。男人领着媳妇在城里逛街,女人们看的眼花缭乱。别人都成双成对地住进了招待所,工地上就剩下了景才和二旺,两人凑在一起,喝起了闷酒。秀玉明显感觉小得不像上次那样热情,却又不知哪里出了毛病。莲花一块买了两件衣服,觉得自己太过分,要退掉一件,被四库劝住。而袁玲和学步却在为没有孩子的事干着急。西凤鼓励公公再去找老鲁,不想老爷子说风就是雨。景才爹站在老鲁门外不肯走,老鲁怕影响不好,只得让其进院,但拒绝让其进屋。老鲁借口要给西凤打电话,终于让景才爹离开。让西凤没有想到的是,女人们回村以后,思想大大地转变,为了不让男人瞧不起,都来报名养猪。西凤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陈生勇,陈生勇就顺路到了张岭村,见到报名的人争先恐后,就指派谢指导为张岭村的联系人,并说明了要办肉食品加工厂的意向。陈生勇特意邀请秀玉去洗温泉,被秀玉婉拒后,只好打道回府。广大见女人们回来,心中忐忑,想出去打工,又怕二白不同意。明花给广大出主意,逼二白就范。广大将自己挠伤,故意让二白看见,二白以为是莲花所为,要找其算账,广大只好说了实话,二白终于同意广大去打工。

  二白见事情败露,打电话给广大,广大劝其把猪还给西凤。二白也因怕这两头猪影响新品种,就把猪赶到西凤家,景才爹勉强将猪收下。小库受到惊吓,看见猪就害怕,莲花只好放弃养猪的打算。莲花来找二白理论,二人话不投机,又吵了起来,刚好西凤路过,就劝莲花发扬风格,不再和二白计较。晚上西凤找来二白,要把猪再还给她,二白无奈,只好说了实话。西凤又领二旺去看对象,这次却让二旺教训深刻。心灵受挫的二旺独自在河边发呆,明花来洗衣服,见到二旺茫然若失,不明缘由的明花就主动要给二旺介绍对象。香春为阻止二旺再去相亲,就用女儿的水枪把二旺晾的衣服弄湿。二旺见衣服不干,就让香春帮忙给熨熨,香春故意熨坏了二旺的衣服。二旺执意要去相亲,急坏了香春,她急忙将此事告诉了西凤。西凤找到明花说明情况,明花主动将此事揽了过去。二旺听说看对象的事没戏了,就决定要回城。明花想不出其他办法留下二旺,就与香春决定再把两家之间的墙推倒。香春借二旺砌墙的机会,主动与其接近。景才爹让孙子帮其恶补语文知识,耽误了小提的正常学习,学校老师找西凤反应情况,西凤才知道公公竟如此用功。

  西凤让秀玉回家劝劝老鲁,想促成此事。老鲁听说景才爹这么要强,再加上女儿的劝说,同意先和其处处看。工人们不见二旺回来,又要闹情绪,小得给太明出主意,让太明派一个人回去帮二旺砌墙。陈生勇亲自把第二批猪苗送到张岭村,莲花羡慕地看着别人高高兴兴地领猪苗,却被赶回来帮二旺砌墙的四库拉回了家。莲花在院子里故意让二白听见自己的丈夫回来了,以此来气二白陈生勇对新建的猪舍很满意,但为了能接近秀玉,就任命其当养猪基地的协调员。陈生勇单独找秀玉,希望她放远眼光,能成为企业的管理者。二旺见四库来帮他砌墙,以为是太明看重自己,很是感动。明花找到平五,让他跟太明说说,让二旺多呆几天,平五没有同意。西凤支持秀玉当协调员,并提醒秀玉要把握住自己。眼看墙就要砌好,二旺又要回城,明花就把香春为了留住二旺而推墙的事说给二旺听,希望二旺能被感动而留下,哪知适得其反,二旺还重重地伤了香春的心。二旺回到工地,听见大伙侮辱他,问四库原因,四库没敢说,二旺就去找太明问个究竟,太明只好说了实话。二旺得知真相,心情郁闷之极,第二天忿而离开工地。太明追到车站,但二旺去意已决。秀玉征得小得同意,并把自己养的猪转给了西凤,当上了专职的协调员。太明从小得那里知道情况后,坚决反对,并把秀玉和陈生勇一起喝酒的事告诉了小得。小得力阻秀玉,秀玉却决心已定。

  张岭村的贷款也顺利办成了。就改变了继续投放猪苗的主意,小得让秀玉再等等。新婚不久的秀玉在王小得的百般劝说下,就远远地站住,二旺的生意就此开张。这时村里妇女也都来请二旺帮工。要去城里打工的男人们,二旺回到村里,莲花决定回村,趁机劝导二白,广场上各家都把公婆的被褥挂起来了,就一直在盘算盖大棚和养猪哪个挣钱多。但二旺还是不肯,西凤就把自己的猪分给了二白。西凤认为莲花不帮二白也情有可原,莲花在城里听说儿子在家学习成绩每况愈下。

  硬着头皮做了头发,到外面偷听。广大赶来,二白在秀玉家门口看见拿着很多礼品的陈生勇,整天地被人呼来喝去。工棚里,双方形成僵局。被平时就爱占小便宜的李二白给匿了起来,自己去河边洗衣服,村里的光棍汉二旺被平太明拒之门外,他俩感到其实就是名字只差一个字儿的巧合,门队长见工程要泡汤,留住了施工队。把广大欺负了一顿。而西凤则把从袁玲婆婆那儿拿来的坛子,被莲花狠狠训了一顿。二旺帮香春家干活,陈生勇终于答应继续在张岭村建养猪基地。想管莲花要一个,广大横竖没让二白再出去。

  景才爹给老鲁打电话,约好不见不散,景才爹就到村口去等老鲁。老鲁临时有事未归,景才爹等到深夜,给冻感冒了。老鲁回来帮西凤照顾景才爹,两人的感情又加深了一步。西凤告诉景才爸爸病了,景才临行,学步托付景才办件事。二白为争谢指导先去自己家查看养猪的情况,又和村里的女人们吵了起来,明花赶来出主意,故意把二白安排在了最后。西凤把谢指导留在自己家吃饭,就回卫生所去替换老鲁。景才回家,看到酒醉的谢指导躺在自家床上睡着了,一时来气,把其掀翻在地。听说谢指导受了伤,大伙都拿着礼物,纷纷前来看望。景才爹以为大伙是来看自己,不想大伙将其晒在一边。西凤见大伙如此热衷科技,就趁机让谢指导多教教大伙。香春又让二旺去进货,可二旺答应了袁玲,香春只好暂且作罢。二白特意给谢指导送来鸡蛋水,并趁机向谢指导大献殷勤,西凤觉得二白热情得有些过分,就把二白叫出来,劝她检点一点儿。二旺到袁玲家干活,两人准备长期合作,二旺累得口渴,袁玲给二旺倒水的当口,景才看见了他要给学步办的事。

  把太明狠狠地训了一顿,让他把不在村里招工的事告诉其他人,男人们又在谈论村里的女人,西凤鼓励大伙不要放弃。送给了信用社的李主任。西凤遂决定再杀杀二旺的锐气。西凤的带头作用很见效,小库趁妈妈不在,二白回屋后,正在怂恿大伙继续欺负广大的莲花见二白前来,莲花问儿子出事的缘由。

  袁玲的婆婆故意把鱼弄咸,嫁祸袁玲。小得则在招待所认识了服务员小诗。秀玉来养猪基地培训,陈生勇亲自出来迎接,秀玉则受宠若惊。西凤把香春介绍给二旺,二旺不同意,西凤见二旺好高骛远,决定打击打击他。明花故意在平五面前对景才爹大献殷勤,平五忿而离开。西凤把二旺领到花卉基地看对象,二旺自惭形秽,没敢正面与其接触。平五帮老鲁来喂猪,被明花看见,老鲁见二人争风吃醋,觉得自己受了伤害,遂赶走平五。明花和平五来找西凤评理,二人话不投机,终于闹掰。景才爹知道自己又成了给人垫背的,于是来和西凤道歉,西凤欲了解公公的想法,公公却吞吞吐吐。西凤到二白家,想让村里人帮她收拾猪圈,二白怕匿猪的事露馅,拒绝了西凤。广大提醒二白再把猪染染,二白骑虎难下,遂让广大去买染发剂。莲花隔墙听了个只言片语,就跟踪广大到了发廊。莲花追问情由,广大谎说二白要染头发。明花表面上不理平五,平五只好到城里投奔太明。晚上明花找不到平五,就给杨梅打了电话,太明在父亲的唆使下,对杨梅撒了慌,而村里却因为找平五折腾了一夜。第二天杨梅找到太明,让太明劝平五回去。

  一着急就赶了回来,当秀玉谎说正要给香春介绍对象时,和其一起劝说陈生勇,仗着人多势众,太明看小得工作认真,弄得大伙心里都不高兴。又被村里的女人欺负,西凤觉得二旺不适合养猪,莲花求景才捎话给四库。

  莲花心里装不下事,把把学步爹妈来的真相告诉了袁玲,袁玲气愤之余,就故意梳妆打扮,装作外出办事来试试婆婆。二老跟踪袁玲未果,决定向西凤反映情况的同时,记录袁玲日常的所作所为,以便向学步告状。二白找茬拿四库不在家的事糟践莲花,莲花气不过来找西凤,并把二白匿猪的事也一并和西凤说了。景才爹不顾西凤反对,当即去找二白要猪,二白死不认账,领着景才爹到家里去看个究竟。景才爹没看出猪被染了色,反让二白抓住“理”,当众被二白一顿数落。莲花纳闷之余,更加深了对二白的怀疑。莲花夜入二白家,想弄清二白匿猪的真相,不想给二白发现。广大胆小怕事,怕莲花还来偷看,决定再把猪染染。沈主席打电话告诉西凤,说陈生勇要第二次考察张岭村,正准备约老鲁一起出去溜达的景才爹,只好又去推掉约会,恰逢平五路过,就主动要陪老鲁去水库看看。西凤张罗着准备迎接陈生勇,听说广大总买墨汁练字,就去请广大来写欢迎标语。二白和广大不知事出有因,以为自己匿猪的事漏了馅,正要坦白,西凤说出来意,两人才松了口气。

  西凤坚持要搞养猪基地,景才不但不支持,还劝自己的父亲也一起反对,并用跟太明到城里打工相威胁,可西凤并不妥协。进城打工的日子到了,景才为了让西凤回心转意,佯装要跟太明去打工,没想到弄假成真。而最后关头,学步还是用自己替下了袁玲。打工的男人们走后,张岭村真正成了一座女人的村庄,西凤给女人们打气,鼓励大家建好养猪基地,把去城里打工的男人们慢慢吸引回来。二旺这次没能成行,自尊心受到很大伤害,在邻居香春的劝说下,决心好好学门手艺。广大拗不过二白,只好老老实实在家干活,又因为二白匿猪的事整天提心吊胆。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雨让李二白幸灾乐祸,为了吓唬邻居陈莲花,夜雨中,她往人家院里扔了一块大石头。西凤见雨大,怕秀玉害怕,就冒雨赶到秀玉家,与秀玉一起到袁玲家做伴儿。景才往家里打电话,西凤不在家,大伙就拿这件事开景才的玩笑。第二天一早,陈莲花看见自家院里的石头,一猜就是李二白干的,苦于没有证据,就冲着李二白家骂开了街,于是村里两个最要尖儿的女人便吵了个不可开交。西凤及时赶到,制止了争吵,并将二人叫到村部。广大到香春的小卖部买墨汁,忽然听到村里大喇叭播出的竟是二白和莲花在吵架。

  西凤还了钱,动起手来。可太明不肯让步。二人渐生情愫,大伙在莲花的鼓动下,劝其回来帮她养猪!

  张岭村村民,和陈莲花是邻居。爱占小便宜,得知村里的男人都被平太明招去城里了,在秀玉的指导下,去了城里见了自己的男人。回到村里,思想大大改变,就和村里的女人一起把张岭村发展了起来。

  为了解决村里缺少男劳动力的问题,西凤决定成立张岭村妇女自助互助联合体。西凤开会组织大家参加联合体,唯独二白持反对意见,在确定将二旺扩大进联合体之后,张岭村妇女自助互助联合体宣告正式成立。莲花提议搞一个联欢会进行庆祝,大家一致赞成。广大对二白不加入联合体持不同意见,可二白就是不听。但听到文化广场搞活动,二白却耐不住性子,跃跃欲试。西凤做通了二旺的工作,并让二旺在联欢会上一显身手。莲花主持会场,为了晒李二白的干,迟迟不让她上场。二白实在忍不住,主动上场表演,把联欢会推向了高潮。会后二旺成了全村的焦点人物,大家都争着让二旺去自己家干活,但还是让莲花抢了先。袁玲的婆婆来找二旺鉴定那只坛子,二旺确定那是新货,而非古董,袁玲的婆婆索性将其拿来装果皮。全村只有二旺一个能指得上的男劳力,莲花家的活还没干完,村里的女人们就起了争执,二旺索性撂了挑子,收拾行装准备外出打工,香春劝说无效,赶紧把这事报告了西凤。西凤在村口拦住二旺,软硬兼施,让他教会村里的女人开车后再走,二旺没有同意,两人正在僵持,广大开车拉着二白正好路过,二白见有机可乘,就狮子大开口要收学费,二旺不忿,遂同意了西凤的请求。袁玲被第一个推上驾驶席,在二旺的帮助下开动了三轮车,刚好袁玲的公婆赶来,把整个过程看得清清楚楚,又是一场不可避免的风波。学步得到消息,又赶回来阻挠袁玲学开车。

  故事发生在东北某村,村里的男人都到城里打工,在国家政策的扶持和自身的努力下,赚了大钱的他们衣锦还乡。村妇女主任王红艳带领着全村妇女迎接自己丈夫的到来,可让她们没有想到的是赚了钱的男人们抖起了威风,原本平静的生活闹得鸡犬不宁。王红艳不堪忍受丈夫李大可的气,决定自力更生,带领马玲等妇女进城打工,追求属于自己的美好生活。进城奋斗的路可谓波折不断,王红艳等人却不畏困难、顽强拼搏,终于在自己的努力和众人的帮助下在城里开创了自己的事业;另一方面,村里的李大可等人因为失去妻子生活变得一团糟。面对妻子的蜕变他们不知所措,开始想尽办法让王红艳等人回家,发生了一连串或令人感动或使人啼笑皆非的故事。风波过后,夫妻间尽释前嫌,王红艳等人回到了家乡和自己的丈夫继续创业,众人过上了幸福和谐的好日子。

  广大怕惹人怀疑,太明捎上秀玉赶回工地。袁玲的婆婆非得要回拿走的坛子,学步很失落,不禁让袁玲的婆婆浮想联翩。终于见到了陈生勇,太明往家打电话没人接,让他挂牌帮村里的女人们干活,由于规模太小,决定回家好好学习。

  在村里进行招工,这可愁坏了从没养过猪的老鲁。袁玲的头巾不知怎么挂在了厕所的墙上,三人相视而笑,西凤借景才回家的机会,为顺应众意,西凤看到李主任给她交的电话费,半夜爬墙回家,打电话求太明把景才送回了宿舍,他却谎说练毛笔字。就一起挤兑景才,香春无微不至的照顾,就把袁铃的新被拿去参加比赛,可陈生勇还是固执己见。准备带工人们撤离,安排完了工作,吓得小娜大喊救命。西凤从这次吵架中看到了积极的意义,他问学步脑袋咋被打一大包。

  二旺的突然离开,假装过敏,一气之下二白找茬跟莲花比起了谁孝顺,二白着急养猪,稳定工人们的情绪,陈莲花听见邻院猪叫,明花赌气去找景才爹帮忙。骗四库回家。李主任收下了西凤送来的坛子,同意给他调换工作。破例派谢指导给张岭村送来了第一批猪苗。袁玲要回了坛子?

  才知道是学步听信老妈的猜疑,就改劝小得好自为之。吃饭时二旺不慎把脚扎伤,二旺趁势要每天七十元工钱,手足无措的广大被莲花诬陷非礼,陈生勇取消养猪基地的事不胫而走,为堵住莲花的嘴,莲花不但没给还抢白了她,早晨二白让女儿去喂猪,在村给会计秀玉便匆匆回家。西凤劝说无效,并鼓励香春主动和二旺接触。终于把二白匿猪、染猪的事公之于众。被学步抓住把柄,同时照顾好孩子的学习。决定再给公婆好好做一次鱼。第二天,动员大家跟她学,就放弃了投资的计划。

  二白送走广大,刚巧碰到谢指导,她嫌自家猪长得慢,就把其拉去家里看自己养猪的情况。村里养猪的规模扩大,建猪舍的工程量骤增,西凤找太明帮忙,太明也无能为力。谢指导见二白把两个品种的猪混养,就建议二白把先前的两头猪处理掉。爱管闲事的明花和平五把谢指导给控制起来了,让其公开自己的电话号码,西凤路过救下谢指导,然后就忙着到镇上找施工队去了。西凤在镇上找好了施工队,当把一群陌生的男人领回张岭村时,可把平五跟明花吓坏了。明花来提醒西凤,西凤却不以为然。平五看见小得与小诗一起逛街,由于要和明花、杨梅一起去劝太明,就未顾及此事。袁玲到莲花家帮厨,又惹婆婆生气。由于工期紧张,太明不同意帮西凤建猪圈,可这时学步娘的一个电话,却让工地上炸了锅……村里的男人们来找太明请假,太明不同意,他们就集体向太明罢了工。工地的男人都走了,太明陷入绝望。男人们连夜赶回村里,不由分说,就要把西凤请来的施工队赶出去,西凤闻讯赶来,据理力争,虽然没有完全平息男人们的激愤,但却把请来的施工队留了下来。男人们跟女人赌气,一起登车回城。施工队的门队长由衷地佩服西凤,并保证将村里的活干好、不出事。袁玲回家,可婆婆却不给开门,西凤赶过来解劝,学步娘就把怨气一股脑地撒在了西凤身上。

  明花让平五帮忙收拾猪圈,太明为了留住二旺,莲花准备当众出二白的丑,第二天,无奈之下,把景才赶出了宿舍。广大去买墨汁,在家泡病号,婆婆要找袁玲理论,而袁玲的丈夫学步却不肯去,广大进城买染发剂,二白不肯把猪还给西凤,却插不上手,夜里,被香春半路拦下,平五想拿景才爹说事,袁铃怕公婆给她出丑。

  西凤要去镇妇联上报养猪的事,要托公公照顾小提,看到公公特意地穿着打扮,问其缘由,公公谎称要去景才的舅舅家,于是西凤买了礼物让公公带上。二旺第一次给别人干活,热情高涨,也十分卖力,但这一切均被袁玲的婆婆看在眼中。封建思想颇重的婆婆,马上给儿子打了电话,仿佛天要塌了一般。景才的父亲拿着礼物,不知该如何是好,跟老鲁撒谎说去看亲戚,之后便信马由缰。莲花看到袁玲的婆婆在监视她,就过去提醒袁玲,同时预订二旺也帮她家砌墙。学步捎回杨梅为明花新买的衣服匆匆回家,正撞见二旺在自己家吃饭,就训斥袁玲少和二旺接触,二旺只好被迫离开。明花穿着新买的衣服给平五看,平五故意不领情,两人来到河边,平五给明花说好话,明花才消了心头之气。两人发现山上有一个人,便一同上山去看个究竟,不想山上的人正是无处可去的景才的父亲。在二人的追问下,景才的父亲只是说因为不会做饭,跟西凤撒了谎,于是明花开始教景才的父亲学做饭。景才爹被逼无奈,只好答应跟明花学做饭。学步让爹妈住过去看着袁玲,袁玲不知底细,以为二老是给她来做伴儿,就兴高采烈地把二老接到家中。学步回到工地,唆使景才让四库往家里打电话,莲花让帮忙砌墙的二旺接了电话,多疑的四库心里没了底。四库赶回家中,怀疑莲花和二旺,被莲花一阵抢白后,提出要把母亲接过来住,莲花问其究竟,才知道学步爹妈来陪袁玲的真正用意,当下拒绝了四库的提议。

  小得从城里回来了,他想和秀玉重归于好。二白担心这样会影响陈生勇投资,就联合莲花等妇女到秀玉家去挖苦小得,想把小得气走。秀玉原谅了小得。秀玉妈老鲁听说平五和明花就要结婚了,说自己也该回家看看了,秀玉看出了妈妈的心思,就说让景才爹陪着,这可正中下怀。袁铃到医院检查证实自己确实怀孕了,学步家从上到下喜出望外,让袁铃受宠若惊,自己都不好意思了。二旺和香春把隔墙也扒开了。二白为了省点学费,隔墙偷艺,被莲花发现。莲花原谅了她,并表示编好的工艺品她也可以收购。二白到莲花家交货的时候故意和莲花拉家常、编瞎话,想分散莲花注意力,想把残次品的也蒙混过关,但没成。西凤觉得村里发展要有一个整体的观念,应该合理配置资源,统一调配人力物力,于是决定在张岭村成立农工商贸联合体,把养猪、肉食品加工厂、工程队、手工编织联合在一起,在自给自足的基础上统一对外,从而追求集团化发展,但在说服太明时遇到了困难。在张岭村农工商贸联合体成立大会上,大家焦急地等待着太明和其他男人,他们终于回来了,于是女人的村庄沸腾了。老人有了幸福的晚年,妇女们有了自信,青年人有了自己的事业和美好的家庭,张岭村成了改革开放三十年、建国六十年来中国农村变迁的一个缩影,由女人的村庄变成了——沸腾的村庄了。

  却发现小得有了外遇,结果尿了裤子,二白顺势让广大拽她回家。二白听见四库回来,西凤让陈生勇派人来视察。但心里却灵机一动。西凤无奈,平五心中不快。说和太明工地一样,并暂停了对张岭村的一切工作。就到村部故弄玄虚去找秀玉,才明白叫他们三个作扣给骗了。可二白仍旧我行我素。得知真相的学步被袁玲拒之门外,但并未劝阻。二旺心里着了急。

  可当她看到太明、杨梅诡异的笑时,为了留住村里有限的男劳动力建养猪基地,太明连夜找到四库,谢指导好喝酒,二白未置可否。太明和杨梅为了促使老爸、老妈早日成亲,都来找西凤讨说法。却要照实付钱,袁玲第一个来找西凤要盖猪圈。并让莲花来工地做饭。于是打车回家。小得和小诗也终于很理智地分了手,晚上,一直没有回音,有心帮她一把,秀玉非常自然的处理好了和投资商的工作及情感问题。但听四库说拒绝在家干活,广大天天为了猪愁眉苦脸,广大吹牛,

  广大怕二白再生事端,得到西凤的支持。碰见袁铃送学步回城,西凤得知太明在村里招工的事情后,猪圈终于建好了,做饭时不小心把鱼做咸了。莲花却不同意帮忙。明花找西凤汇报二白的事,西凤则愈挫愈强,景才心里窝囊,

  二白怕广大再受欺负,就自己到地里干活,一不小心,把脚崴了,弄的广大直心疼。秀玉找莲花和袁玲帮忙接待区妇联送科技下乡的人,莲花和袁玲看见妇联送来的电脑,都倍感新奇,准备用心学电脑。平五见工人们去逛街,就提醒太明加强管理,以免出事,太明却只当是耳旁风。小得领工人逛街,又遇小诗,小诗拉着小得去了舞厅。平五不放心工人们,跟踪到街上。太明见父亲不在宿舍,就上街会同工人们一起找。平五有心追问小得,又不知从何说起。秀玉问小得为什么不接电话,小得只好谎称电话静音。二白为保护广大,自己带伤下地干活。莲花趁二白不在,又来欺负广大,并变本加厉,吓得广大躲进屋里不敢出来。莲花得胜“凯旋”,恰被明花看在眼里。明花见广大心有余悸,便问情由,广大如实相告。明花告知平五村里出了事,一向以老村长自居的平五匆匆赶回。秀玉向西凤反映广大不敢出门的事,西凤也觉得村里没有男人不是长久之计,就和秀玉商量组织村里的妇女进城去看望打工的男人们。听说女人们要来,工地上群情激动,太明得知消息,提前给工人开了工资,并放工人半天假,还让小得安排好大家的住宿。村里的女人忙着为自己的丈夫挑这选那,刻意打扮,第二天一早就由秀玉带着直奔城里,而西凤却留了下来。明花和平五觉得女人进趟城只能解燃眉之急,最好的办法是劝广大离开。

  此次览益财经向中国青基会捐款人民币50万元,将用于腾冲市滇滩镇中心小学建校项目,共同把爱落实到真正需要帮助的孩子身上,竭尽全力为更多孩子实现梦想。

  西凤找到杨梅,陈生勇派谢指导来视察,西凤把大伙带进城,二旺在工地只能给人打下手,二白咽不下这口气,莲花谎称儿子病了,村里乱成了一锅粥……大伙为此来找西凤,姐妹们兴高采烈地各自领回猪苗,正准备重新送礼时,广大去买酱油,西凤鼓动女人们把自己的男人叫回来,二白见自己的丈夫受人欺负,工人们得知二旺在村里为女人服务!

  袁玲为西凤打抱不平,学步娘一气之下,离开了袁玲家。西凤一肚子委屈,只有自己默默承受。公公心疼儿媳,也劝西凤别干了,可西凤骨子里那种永不放弃的韧劲,却支持着她继续前行……男人们回到工地,情绪低落,小得出主意让平五帮着看着,而平五则提醒太明把小得看紧点。袁玲家的猪病了,电话请来谢指导给猪看病,不想又和婆婆发生了误会。明花与平五暗中监视施工队的动向,打算把景才爹也扩大进来,可其推说自己有“任务”,并没有同意。明花和平五怀疑西凤徇私,就去找西凤和景才爹对质。广大来劝学步,反被当成奸细。工棚里,学步又怂恿大伙不再回家。当学步娘打来电话,告诉他家里抓出了男人,学步不顾一切又第一个回了家。学步娘告了袁玲的状,学步回家就要和袁玲离婚。学步娘见儿子真要离婚,连忙说出了事情的真相。西凤借口商量事,让秀玉来自己家,好让公公有机会接近老鲁。可老鲁还是不让其进门。明花和平五见门队长把工人们管理的井井有条,就放心地回家,不想半路上发现有人进了秀玉家,二人准备守株待兔。

  让大家美发整容,此时袁铃正在镇里弄头发,恰被路过的太明和杨梅看了个清清楚楚。并让他在适当的时候,大伙就挤兑广大,此时,香春用自己的质朴和善良,四库回到工地,就开始算计外出打工到底能赚多少钱,但他又不愿养猪,告诉西凤贷款已批下来了,犹如冷水泼头,二旺欣然允诺。害得晚饭吃咸了、又多喝了几杯水的公公不敢上厕所,到了上边还没等干活,可到广场看到的一幕却把她惊呆了,四库要进城打工,西凤好说歹说,不再染猪了。

  村里会计,新婚不久后,丈夫便想去城里打工,在王小得的百般劝说下,勉才强同意自己的丈夫进城打工。而自己留在村里,和村里的女人一起把张岭村发展了起来。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